南蔻

《城市中国》编辑,十五言撰稿人,混迹头条、新浪等各大博客自媒体,带着“职业病”去过的国家大约三五十,还在增加中。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天空修道院是怎样建成的

见惯了用娘炮化来浪漫化景区的中文地名,诸如“梅黛奥拉”之类,却不曾想,原来Meteora的意思真的是“天空之城”的。“middle of the sky”,“suspended in the air”,或者“in the heavens above”,甚至,与气象... [详细]

罗切斯特,穿越生死的罗曼式废墟

去英格兰玩,有多少人会想到去肯特郡?且不说《傲慢与偏见》等乡村体小说,就算揪出狄更斯和达尔文,恐怕也不会有人想到从伦敦向东南走走看看吧?肯特与约克相仿,都是英格兰以“无人的乡村”美学为代表的郡。然而约... [详细]

钟祥:爸爸是真的,江汉平原是假的

我曾经去过一次洪湖,在那里吃到了好吃的粉蒸黄古(黄辣丁),也知道了沔阳蒸,天门蒸。于是记住了,江汉平原夏天湿热,一定要吃清淡且水大的蒸菜才好。后来有一天晚上饿得睡不着,突然又很想吃粉蒸黄古了,于是微信... [详细]

里加,若新艺术博物馆只渡有缘人

很多去过里加的人说,那个巨大的城市可无聊了,完全无法满足他们对“欧洲小城”的预期;其中又有很多人说,里加虽然号称新艺术城市,可是实在看不出此“严肃、紧张、认真、活泼”的新艺术与巴黎强烈受到埃及、日本等... [详细]

没有旧城的赫尔辛基,都是年轻的模样

一般来说,赫尔辛基是跟团游的起始点和终点。人们从中国而来,要么向南,要么向北,绕了一圈之后回来,看看港口背后的大教堂,就可以回到机场了。我曾经也以为赫尔辛基没有什么看头,光看地图就知道,赫尔辛基是没有... [详细]

赫尔辛基:海上升城垣,海冰何田田

经历了数个暴风雪肆虐的温暖日子之后,寒流终于来了。北欧也是战斗民族,SAS迎着暴风雪起降也没有什么阻力。回到赫尔辛基的时候,天气晴了,冷了,原本是最低气温,第二天就跌到了最高气温,只需要一晚上,芬兰湾就冻... [详细]

墙上奇怪的人脸,为何都是王尔德般忧伤

“你们真觉得好看吗?墙上都是些奇怪的人脸。”在塔林的时候我和尤文图斯遇到了一个台湾小哥,与我们的行动路线相反。我们从赫尔辛基一路向南,他从华沙向北。所以在我们去里加之前,他已经逛完了。所以我们问他里加... [详细]

雷神的花园中,白雪上的血红色废墟

拉脱维亚的国旗在波罗的海三国中是最不“致郁”的。在蓝黑白的“一路下行永无天日”,以及黄绿红的“小农气息”中间,拉脱维亚国旗的内涵是最抽象的,既没有雪、暗黑森林和蓝天,也没有黄色的农田和绿色的森林,完全... [详细]

纳尔瓦,当丝绸之路终于汉萨同盟

一般丝绸之路的地图都是这样的——从喀什或者伊犁分散开来,沿着阿姆河和锡尔河进内亚,然后无论如何都会走到伊朗、土耳其,到达欧洲。也有的地图会画“北线”,各种走法之后,汇到莫斯科,然后圣彼得堡或者诺夫哥罗... [详细]

拉普兰料理的“莓”字,是有4种写法的

如果想在赫尔辛基吃到什么地道的芬兰料理,恐怕只能去拉普兰馆子。貌似芬兰南方的人都觉得自己是假瑞典人,没有什么本地特色,只好拉来拉普兰来了事。拉普兰菜在几个著名的馆子里吃都是好吃的,只有一件事情很坑爹,... [详细]

泡菜国拉脱维亚的国酒是…川贝枇杷膏?

记得早些时候看古人的满洲记事,提到东北喜欢吃酸凉,当时我就一头黑人问号——东北哪个民族都没有比山西人更喜欢喝醋啊,为什么会说喜欢酸?难道是酸菜的原因?说的就跟四川广西什么的没泡菜一般,酸菜这个锅我们不... [详细]

没有土豆的年代,满药典上写着“吃人”

(本文不适合饭点阅读)“黑暗”的中世纪分为两个部分,西罗马帝国game over之后,紧随其后的梅罗文加和加洛林两朝的发展中心依然借着古罗马的遗产恢复生产,却被很多人选择性无视。直到西历四位数之后迎来全球天气变... [详细]

一个金牛座的用舌头逃离临桂传销的指南

你可以低估一个金牛座的财产,但是不要低估一个金牛座的舌头。——这就是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了。故事完全真实,绝无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认识一个绵阳的影评人绿流,偶尔在微信中交流一下出去玩,哪好玩,怎... [详细]

家里黑屋肉林皮草,家外碉楼地道战

过去我是喜欢拍街道的,但是年纪大了,街道拍得多了,渐渐就觉得乏味起来——有人才有文明,有文明才有自由,而有镇子才有文化。村子的特点主要是墙和街,只有有了物质交换,有了贸易,有了商业街,有了赶集的地方,... [详细]

国道317的冬天,大致是蓝色和红色的

从成都那个山口上去,穿越汶川十余个长长的隧道,就到了雪国。四川盆地的人最稀罕雪,等到冬天周末的时候,都会“奔丧般”地跑上317,去寻找离成都最近的有雪的山谷。想要避开人流和堵车的话,最好提前一天上山,住在... [详细]

雾凇里的十六湖,请把九寨沟彻底忘记

如果是先去过九寨沟再出去念书的话,我想我会去十六湖的,然而我是先念的书,去的十六湖,因此从来也没,也再也不想去九寨沟了。任凭人们说过它的美好,甚至是我们业内也将它的开发、保护和游憩作为国家公园的样板,... [详细]

披着斯拉夫皮的鞑靼人

“克里姆林”(Kremlin)简单粗暴来讲,大致相当于“宫城”、“团城”或者“内城”的意思,欧洲统一解释为“城堡”(castle)。不只是莫斯科有,俄罗斯很多城市都有,单单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克里姆林宫就有5个,分别位... [详细]

大断层上哪有海天一色,分明是海天七色

“岛链”不光是个政治军事上的专有名词,也是地理上的现实存在。小学地理课上就讲过的“六大板块”,实际上是一个科普简化版。就拿太平洋板块来说,也是一个集合的概念,其中又分为数个小板块,彼此间也有挤压和扩张... [详细]

金泽城里,住着永不会站错队的前田家

玩北陆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们选择的是飞到富山,在山中两个一宿二泊之后,从金泽的那个山口下山。做攻略的时候忽然发现,富山也是有城址的,如果行程顺的话,还可以有时间兜它一圈。然而当机场大巴从富山机场往火车站... [详细]

相仓,远离白川乡的合掌造一宿二泊

在游客眼里,白川乡=合掌造。然而若就此认为合掌造=白川乡,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叉。从富山县一路追着庄川(河)上溯到岐阜县,每拍一张合掌造发到朋友圈,都有人追问“是不是白川乡?是不是白川乡?”如果把日本北陆...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