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

苏立敏,经济师,河北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六本书,其中《眼眸滴落温润的秋寒》获得河北第十届散文名作奖。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阳朔山水甲桂林

早就听说了“桂林山水甲天下”,从阳朔回来后,才知道还有一句叫作“阳朔山水甲桂林”。在细蒙蒙的小雨中,朵朵奇山出没在车窗外,每个山都披着烟青色的衣,出现在水墨画里。有山相伴,不觉路远,阳朔没有编织太多想... [详细]

腊梅初见

西安的腊梅开了,上海的开了,我们这儿还没有腊梅香,以往每年的大年初一,我们一家都要去鹿泉十方院看腊梅,冬天的天分外蓝,比往日减了几分深邃,微风多了几分清冽,浅春已坐在岁月的眉睫上,闪动着神奇的青韵,这... [详细]

一世清欢

那一天凉雨扑面我穿着宋朝的汉服 打着油纸伞和三清媚的姐妹们一起在雨里相见奔赴一场朱子文化的精神盛宴走过熹园门口“文公阙里”的牌匾一群南宋打扮的村人映入视线有的戴着斗笠走得很急有的穿着蓑衣走得很慢踏上了引... [详细]

武士喜欢刀光剑影,文人喜欢流云泼墨

武士喜欢刀光剑影,文人喜欢流云泼墨。歙砚作为徽州大地上一道厚重的风景,在婺源熹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巨大的歙石,各种名人名家的砚作品真是视觉的盛宴。歙砚产于婺源,因婺源刚建县城的时候属于安徽歙州管辖... [详细]

朱家庄,一场灵魂的旅行

博尔赫斯曾经说: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行走于一个城市,图书馆是灵魂的栖息地,行走于朱家庄,尊经阁是放牧灵魂的地方,作为熹园的主要建筑尊经阁,它有园里建筑独一无二的高度,还有独一... [详细]

宋朝朱家庄,有前世一场未尽的恋爱

“在青山绿水之间,我想牵着你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水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沈从文的美句适合放在江南去品味,在婺源朱家庄,身着汉服穿越回八百年前朱文公生活的南宋,依然能感... [详细]

在徽派建筑里,感悟六尺巷的故事

说来惭愧,我是今年春天才第一次听说六尺巷的故事,从此知道发生在安徽桐城的礼让典故,史料记载:张文瑞公居宅旁有隙地,与吴氏邻,吴氏越用之。家人驰书于都,公批书于后寄归。家人得书,遂撤让三尺,故六尺巷遂以... [详细]

漫步叙伦廊,走过最本真的岁月门楣

如果是在秋天时节去熹园,顺着桂花香气,轻易就能找到悬挂在叙伦廊墙上的匾额,冬天去,顺着歙砚的墨香也可找到。匾额是古建筑的必然组成部分,悬挂于门屏上做装饰之用,表达人们义理、情感之类的文学艺术形式,熹园... [详细]

朱绯塘边,遇见最美的古诗词

走进熹园,感觉每一处风景早被古代的诗人写进诗里了,它们如今只是以一首诗或一首词的样子停歇在那里,让游人猜是谁写的,遇见了就像遇见了故人,那诗句也就完好地被想起来。熹园有一个朱绯塘,被朱熹写进了《观书有... [详细]

婺源朱家庄,这里盛放着朱文公厚重的乡愁

今日的熹园,坐落于婺源县紫阳镇汤村街边,面水依山,水是星江河的水,山是郁郁葱葱的翠屏山,这里在几百年前是一个叫朱家庄的村落,朱熹的二世祖、三世祖就生活在这里,朱熹生长于福建,并不在此生活,但他一生中两... [详细]

冬天去熹园,看一场宋朝的雨

大雪时节,婺源的熹园正在下一场宋朝的雨。穿过山峦叠嶂的暮雪苍茫,别过一望无边的麦绿稻黄,长路之后的心境分外孤寂与空旷,一场雨的出现恰好叩响了心门,久违的喜悦感油然而生,我知道这不是平常时节的雨,也不是... [详细]

贵溪,见字如面

城市的名字带了“州”字就有停泊在水边的感觉,比如杭州、苏州,总愿意江南的城市名字都有水的清秀,在走进贵溪前,心头就涌起了走在了江南水乡的冲动,你想呀,“溪”已经是水,还要在前面加个“贵”,这溪水就珍贵... [详细]

英雄的村庄

江南的村落,名字里都带着微雨轻烟,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的名字,因了绕村的梅溪河更是流淌着斑驳岁月的生动,阴晴里的迷雾与霞辉都有流年挥之不去的盛情,来过便不会忘记,因为它是方志敏烈士的故乡。 抵达方志敏的故...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