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

旅行专栏作者、摄影师、DJI无人机飞手、PADI潜水员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赏花、徒步、美照、音乐节,百里杜鹃新鲜玩儿法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里的花海倒开得如火如荼。为了避免正式放假扎进的是人海而不是花海,我们提前出发,赶在清明节前驱车自驾,寻花于久闻大名的毕节百里杜鹃风景区。入住大方县的花冠大酒店,离核心目的地金坡、普底景... [详细]

人文寻古,山水田园,百里杜鹃诗意之旅

3月末,穿过森林与湖畔,我们入境贵州毕节,踏上寻找杜鹃之旅。这场短暂的旅程是春日里与绵延百里的杜鹃王国的邂逅,也是一场关于奢香传说和彝族祭祀的人文寻古。食,有“酸”“爽”的地道黔味;住,在花谷中的酒店安... [详细]

斋浦尔迷幻之旅,与当地人玩转“粉红之城”

印度旅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混乱不堪,比如其本身旅游业发达的拉贾斯坦邦。最近几天,整理粉红之城斋浦尔的图片与文字。琥珀堡的华贵精致、老虎堡城墙上的日落、风之宫殿对面可以坐一天的咖啡馆、被邀请参加的普通印... [详细]

孟买“外滩”跨年,行走在这座印度的国际大都市

在印度人的眼中,孟买如同中国的上海,不仅是座极尽繁华的都市,更是千百种关于生活的梦想可以开花结果的地方,他们甚至会把上海称作“东方小孟买”。北印跨年旅行,我们便在孟买的“外滩”度过了难忘的跨年之夜。穿... [详细]

熹园,来客与归人

引桂桥旁枫叶红了的时候,我成为熹园的来客。见这园子的曲折有法、咫尺山林,见朱家庄的古建绣楼、祠堂、商宅、官厅,见今人对朱子文化的崇尚与追问,见需要5-10亿年的地质变化才能形成的歙砚(龙尾砚),见来来往往... [详细]

熹园穿越,开心做一回宋朝人

“小二,快给沏壶上好的茶,舟车劳顿口干舌燥……赶紧啊,我还得赶去寻龙尾砚呢!”“来嘞,客官,这是我们店新进的黄山冬菊,您给尝尝,买新品有优惠啊”“听说老村长就住在这附近是嘛,予我锦囊之人说须先寻得老村... [详细]

熹园夜雨,聆听冬日江南园林之美

夜雨,在熹园独步的这晚,我总算领略了江南园林的冬日之美。夜幕降临的后一刻,趁天光中还保留着这抹纯粹的蓝,将客舍后门轻轻推开,走进熹园。四周悄然、微寒,只听见小雨淅淅沥沥打在头顶油纸伞上的声音,台阶上偶... [详细]

旗袍、武侠,穿最美的衣,去西递,赏最美的秋

皖南的秋,美得独有韵味,却又稍纵即逝,一点儿小小的风雨就能轻易带走她的颜色,不留一丝痕迹。这样的秋,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运用各种方式记录下来。2018最美赏秋季,随着骤降的气温来临。这一次,我们以西递古镇为... [详细]

塔川最佳赏秋季,遇见另一个自己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有时天晴有时雨的徽州,已然进入一年之中最美的赏秋季,我像着了迷似的连续三年都在这个时候赶到徽州,奔赴一场无法望“图”止渴的赏秋之旅。塔川的秋,关于沐浴在和煦天光中的徽式古民居,... [详细]

嘉峪关城市博物馆,我有一些老物件儿给你看

旅行在嘉峪关的一个星期,疏阔壮丽的西部风光,古老的长城文化、丝路文化,让人应接不暇。“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市,它看似有些默默无闻,城市不大,人口也只有20多万,可从1965年建市以来,它不声不响人均GDP超过了... [详细]

在嘉峪关,劝君更尽一杯戈壁葡萄酒

戈壁沙地土壤、祁连山冰川雪水、酿酒葡萄种植的“黄金”地带(北纬30°-50°)、河西走廊超过3000小时的日照,无一不是自然的馈赠。“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万里长城之西天下第一雄关,被历史孕育的河... [详细]

什么是“天下第一雄关”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

在匈奴语中,“嘉峪”意为“美好的峡谷”。嘉峪关因嘉峪山而得名,从汉代的“玉石障”,五代的“天门关”,到元代正式更名为“嘉峪山”,取“林泉秀美,涧壑寂寥”之意。从1539年初建到筑成一座完整的长城关隘,嘉峪... [详细]

一半是湖水,一半是火焰,嘉峪关惊艳的地质奇观

西靠黑山,北临悬壁长城,嘉峪关市西北,遇见黑山湖水库。这场相遇,是晴空天幕与广袤戈壁的相遇,是苍凉大漠与水光潋滟的相遇,是黄土地与赭红丹霞的相遇。说到嘉峪关你又会想到什么?大漠孤烟直的苍凉,抑或是屹立... [详细]

航拍黔西南,美术馆中的“天空之城”

她,“悬浮”在百米悬崖之上,高耸入云,如梦似幻,像美术馆中的“天空之城”,诠释着与自然的对话。她叫溶岩美术馆,是修建在黔西南海尾山谷北侧165米高的巨大岩壁上的美术馆, 如今已是安龙国家山地户外运动示范公... [详细]

史迪威小镇,从抗战公路到如今的山地旅行胜地

1944年,这里是“抗战生命线”,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急需物资。2018年,这里正在举行跨界车王挑战赛,是今年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的重要赛事。这里是黔西南美式乡村晴隆县史迪威小镇,如今已成为晴... [详细]

纳孔布依古寨田园风光 唯美景与美食不可辜负

九月,我们走进黔西南纳孔布依古寨。天蓝、地阔,改建之后的村寨灰瓦白墙,未被收割的稻田还散发着淡淡稻香。行走于一旁蜿蜒的石板路上,偶听见往来的摩托车或拖拉机的轰鸣,和午餐前村民们的寒喧, 这大概是属于这片... [详细]

中俄边境,我在呼玛的秋林中听万物静默如谜

森林、河流、边境小城,我在距家3000公里的大兴安岭,呼玛。你说,旅行应该是快还是慢呢?世界,我们终会明白它的浩瀚和自己的渺小,然后我们停下脚步,我们反思,我们不再执着于今天要看完哪里的景点,明天又去哪里... [详细]

问秋鹿鼎山,《鹿鼎记》中“大清龙脉”所在之地

鹿鼎山的如画秋色,是桦树林中877级台阶的登山“仙”路、是远眺时从眼前蜿蜒流过的壮美呼玛河、是逐渐泛黄的树叶里透过的一米阳光、是沿湖栈道的清新空气、是颜如玉明如镜的湖面和被湖面轻轻抓住的云之倒影……关于鹿... [详细]

汤源、汤圆,我在这里找到了另一种乡愁

乡愁书苑、陋室陶居、一米阳光茶舍、红酒坊,这是汤源村。从老乡手里接过的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荞麦果、笑呵呵用小摩托载着我去各家厨房看节日美食制作过程的村主任阿姨、文学庄园门口一排养着流浪猫的彩虹小屋、从... [详细]

龟峰,一场令人神往的黄昏邂逅

我与龟峰的缘分,要从一个被暴雨困住的午后说起。突如其来的“旋风式”大雨让我的行程“旋风式”地结束了,我却因祸得福,在龟峰写作营得以安享一壶红茶的时间。那时,窗外有山雨之声可以听,书架上有名家著作可以读...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