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此人z

行者/撰稿人/摄影师;微博:吴此人z 微信:191898535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沿着北京中轴线,都有哪些必打卡景点?

《中国建筑史》把中国古代大建筑群平面中,统率全局的轴线称为“中轴线”;世界上,唯独我国对此最强调,成就也最突出;比如故宫,就正处在北京中轴线上。笔者花了一天时间沿北京中轴线一路向北,拍摄了必打卡景点,... [详细]

拉萨的愿望清单之一:与藏民一起磕长头

大昭寺大昭寺是由藏王松赞干布建造的寺院;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大昭寺前终日香火缭绕,信徒们虔诚的叩拜在门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感人至深。寺庙内万盏酥油灯长... [详细]

遥望梅里雪山——到过雨崩,不去天堂

有一句话这样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ta去雨崩,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带ta去雨崩,因为那里是地狱。徒步是一种毒,解药便是那泥泞中的田野,雪山下的草原,绝壁上的瀑布,云海中的峡谷。当你走在烈日... [详细]

风月双廊,不及喜洲的三寸日光

都说大理是风花雪月的,而双廊古镇更是洱海边的一颗明珠;而就在双廊的对岸,宁静恬淡的喜洲古镇,却散发着不同的美丽。这里比起双廊,游客稀少,风景更加淳朴,很多老驴更愿意来这里;同时由于管理的疏忽,在古镇路... [详细]

月牙泉,你等我千年,换我见你一面

在苍茫的大漠中,你是一颗沙子,一眼泉,一行晦涩难懂的铭文;落在了我的眼里,便成为一种难捱,一壶酒,一息无可奈何的长叹。月牙泉,你等我千年,换我见你一面。月牙泉古时并不是一眼泉,它是党河的其中一部分。由... [详细]

如果想念会有声音,那是戈壁上风的声音

在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北接祁连山脉,南望昆仑山脉,海拔2900米的地方。一条高原山地公路贯穿东西,与河西走廊平行,却远远不及河西走廊的名气。这就是青海湖通往德令哈的公路。这里是戈壁滩的缓冲带,路是笔直的,... [详细]

在造访莫高窟之前,先读懂它的前世今生

莫高窟的建造完全是一个偶然。距今1600多年的某一天,僧人乐尊在西行求佛的途中,路过敦煌。突然发现在沙漠的深处射出万缕金光,如同见佛。乐尊兴奋不已。翻过沙山,发现一面岩壁,于是乐尊便在此修建了第一个洞窟,... [详细]

川北排名第一的秘境,怀念它曾经的样子

九寨沟,这个自我疗伤中的仙境,在2017年8月8日经历了7级地震,许多海子(湖泊)都受到了不可逆的破坏。今年汛期以来,九寨沟景区先后遭受“6·25”“7·10”两次山洪泥石流灾害,宣布闭园措施,暂停接待游客。在地震... [详细]

成都争议最大的景点,到底有没有必要去?

若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来说,都江堰可能会让很多游人失望。 这里没有秀美叠嶂的山,没有澄碧蜿蜒的水;有的只是浑黄的江水携带着泥沙,冲击河道和山麓的轰响。 不少游客都在重复着当地导游都很熟悉的一句话:“这不就是... [详细]

茶香氤氲的云南秘境,马蹄声中的高山村寨

在中国称得上秘境的,第一梯队中,除了疆藏的大部分地区以外,一定还有滇西南,这颗历史上的遗珠。这段悠久的历史起源于唐朝。作为滇藏茶马古道的起点,滇西南的几大重镇:西双版纳、临沧、思茅(普洱)因盛产优质的... [详细]

去苔北,看看世界的尽头,和最后一个小脚女人

你见过什么样的福建?是12.4万平方公里的山峦叠嶂,还是3752公里的波澜壮阔;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时光静好,还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乘风破浪;是重山阻隔了语言的固步自封,还是大洋挡不住闽商的豪情万丈?走不完... [详细]

给徒步者的礼物,天津卫暴走攻略!(附路线图)

站在历史长河的某个孤岛,回望上世纪初风雨飘摇的中国,太多的故事已经失去了讲述者,只能靠自己品出千种不同的滋味。曾经作为九国租界的天津,便是这众多孤岛中的一个。一座座古老的外来建筑,像是一位位风烛残年的... [详细]

等一艘渔船,让它带你去看一眼黄岐半岛

《山海经》中写:闽在海中。 奇达村,这个福建省连江县黄岐半岛东北角的千年渔村,更是如此。这个以养殖为主的小小的渔村,在百科中没有详细的记载,各路的旅行网站也鲜有提及,甚至导航都会丢失方向。 这里的海边没... [详细]

在蔚县和八百堡,来一次穿越千年的旅行。

蔚县 的“蔚”,发音为“遇”;当地人读作“雨县”却不多雨,常简写为“芋县”却不种芋。 2200年前,代王喜受让了五十三个县被册封为诸侯国王,定都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代王城镇。 代王喜站在城门楼上向城内望,百废... [详细]

限时十分钟,逃离洪崖洞

有些事有些人,如果只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是永远看不穿它的内心的。就像重庆渝中的洪崖洞,有着光亮的外表,但其中的部分楼层和景象,注定只会展现给少数人。我坐在112路公交车靠右的座椅上,车厢轻微的摇晃。重庆是... [详细]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每个城市总有那么些个老地方,那可算作是一代人的记忆,如同老北京胡同,上海的田子坊,厦门的沙坡尾。人们对于它的前世今生都仿佛了解得很透彻,比方说起这面砖墙,乃是康熙王爷御赐青砖;那个铜壶,则是燕王朱棣早...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