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

空有一颗随心所欲的心,却长了两条循规蹈矩的腿~~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优雅与凶残 被逐渐淡忘的青岛往事

又见青岛,又在这个季节,一年前我曾来过这里,十年前我也曾来过这个城市,但那时的我还不曾有现在的年纪,所以那时的我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感受。说起来,年龄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每长一岁就会不自觉的生出许多新... [详细]

北纬51度星垂月涌 伴铁马冰河入梦

记得在我小时候,夏天的夜晚是比较难过的,因为平房实在是太闷热了,所以一到晚上我就经常爬上房顶去乘凉,仰面望去漫天的繁星闪烁,璀璨的银河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无比的辉煌,低垂的星空似乎伸手就可摘到,偶尔划过夜... [详细]

吴八老岛的回忆 那热血沸腾的似火青春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曾经,这一首《小芳》风靡大江南北,记得这首歌流行的时候我还在上中学,在当时我并不很明白其中歌词的含义,后来才知道这是描写关于知青返... [详细]

呼玛的味道 来自东北之北的原乡美食

四月末,当大部分地区已经脱去春装,开始享受初夏暖风的时候,在我国的远东地区,地处大兴安岭北纬51度的呼玛县,却还是一派北国风光。封冻了小半年的黑龙江江水,还覆盖着厚厚的冰层,同时也冰封了这条黑龙的往日威... [详细]

吃在护国寺 舌尖上的老北京

四月,京城的杨柳完成了蜕变,抽出了新的枝条;老槐树的花香四处弥漫着,醉人心神;那沉甸甸低垂着的,是唾手可得的榆钱儿;和散发着浓郁北京气息的香椿,又为老街坊们的餐桌上增添了一份春天的味道。肆虐京城的飞絮... [详细]

寻中华文明之祖源 看八千年天水文化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介绍我们祖国,总少不了要加上一句注语——“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五千年文化渊远流长”。但是对于“五千年文化”的这种说法,天水人表示很不服气,认为年份不够,说少了。并且当地的一位长辈也... [详细]

呼玛 恰似世外桃源的人间净土

我虽游历已久,走过许多的地方,但是却不曾到过国境线。在中国的远东地区,有一条举世闻名的大河,那条河,曾经是我们的内河,河的东岸,直至比东岸还要遥远的地方,都曾是我们的土地。但是由于诸多的原因,那里已不... [详细]

漫话四九城那些被逐渐冷落的文化经典

是北京人都知道,老北京还有一个别称叫“四九城”,这源自一句关于北京城的顺口溜,“内九外七皇城四,九门八点一口钟”,所谓“九门”就是指内城的九座城门。现在这些以城门所命名的地名还都保留着,但是那些城门却... [详细]

飞天秘器血滴子,雍和宫藏了多少秘密?

如果说你是初到北京,想要烧香祈福,向北京人打听哪里的香火最旺,估计十之八九都会告诉你去——“雍和宫”。 说起雍和宫那真是历史悠久,妇孺皆知,而且背景深厚,它可是根儿正苗红的皇家寺院,地位及其高贵,在清王... [详细]

城南旧事 当胡同儿遇到晚秋

十一月的北京城,已是晚秋与初冬相交的时节,金桂飘香雁南飞,层林尽染秋满园,应该说是四九城最美的时候。但是今年却与往年不同,浓重的雾霾几乎占据了北京的整个秋天,终日不见蓝天,老爷儿躲在厚厚的雾霾里面,看... [详细]

孤独的萨满 来自白银纳最后的召唤

在大兴安岭的边陲小城呼玛,有一个鄂伦春的民族乡——白银纳,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哇,觉得这个名字好梦幻,即神秘又充满诱惑。探访后才知道,白银纳与其他几个鄂伦春族的聚集地一样,有着它极其重要的地位,也... [详细]

寻找鄂伦春 探秘刺尔滨河畔的神秘部落

当东去的列车经过一夜颠簸,用它那一如既往地坚持,渐渐摆脱了黑夜的纠缠,迎着天际线那一抹新生的朝霞,不卑不亢执着的前进着。女儿揉着惺忪的睡眼从中铺探出头来问:“爸爸,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要去哪儿啊~?”我对... [详细]

中国的旧金山,黄金不换的人间净土

呼玛县,因其境内有一条呼玛河而得名,又称“呼玛尔”或“库马尔”,是达斡尔语,系“高山峡谷不见阳光的急流”之意,位于大兴安岭北麓,黑龙江上游西南岸,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这里盛产黄金,呼玛的采金史距今已有一... [详细]

寻大清龙脉 掘稀世宝藏 做逍遥鹿鼎公

自从韦小宝独得四十二章经,破解了其中的奥秘,得知鹿鼎山乃是大清龙脉,并藏有无数珍宝的秘密之后,虽然他曾多次觊觎,但是因与小玄子康熙情深义重,不想因此掘了满人的龙脉,而又对不住小玄子,遂辞官而去,退隐江... [详细]

圣索亚大教堂:敬畏与虔诚,不朽的经典

对于一个旅行者来说,驻足的脚步永远在下一个城市。每一个城市都有它致命的诱惑,驱使着无疆行者长途跋涉、不辞辛劳来此探寻。探寻不一样的主题,或是宫殿之神秘,庙宇之庄严,或是海滨之沧浪,山野之幽寂,也许还是... [详细]

曹妃甸湿地:候鸟的驿站,有故事的地方

我是唐山人,众所周知,唐山是一座经历过磨难,在废墟上重建起来的城市,而毫不夸张的说,我也是那场灾难劫后余生的幸运儿。虽然在经历了那场劫难后没几年,我就离开了老家,但我出生在唐山,生长在唐山农村,我儿时... [详细]

都市里的荒凉 走进时空另一端的老胡同

如赶上风和景明,踏着春荫,出前门楼子,经前门外大街、过五牌楼、到鲜鱼口儿向左,一路东去,就到了西兴隆街。在街的南侧,便是最具老北京历史韵味,也是如今最沧桑、惨淡的草厂胡同,长巷胡同一带。据清朝朱一新老... [详细]

千古绝唱两夫人 痴情一世为汉卿

位于沈阳大帅府东墙外,有一座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和附近的一些高大建筑比起来,显得颇为低调。从外观看,整个建筑带有明显的日式别墅风格,但细节之处又透露出中国传统的民族特点,赭石红色的外墙古朴大气,人字结... [详细]

墙里墙外 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大帅府,是在1915年沈阳还叫奉天的时候,由“东北王”张作霖修建的官邸兼私宅。对于大帅府里发生的故事和历史事件,从小的爱国主义教育把我耳朵都灌满了,几乎是倒背如流,再有各种教科书,资料,里描述的也都大致一... [详细]

老炮儿们的旧时光 回不去的老胡同

“老炮儿”,在北京的俚语里其实是贬义词,是指长期混迹于社会的流氓,地痞,混混儿,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的人。我也问过一些老炮儿,到底这个词儿是怎么来的,据说是因为北京市公安局在“炮儿局胡同”设有一个专门负责...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