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圣托尼里初相见

如果说米克诺斯是一个温婉端庄的小家碧玉,那么圣托尼里就是一个分外妖娆的窈窕淑女。经历过从米岛到雅典又从雅典两次才起飞就降落的短暂飞行之后,到达圣岛机场已经是夜里九点多。原本是打算从米岛乘船到圣岛,可惜... [详细]

雅典印象

如果说出现在汉哀帝时期的《山海经》是中国古代神话的鼻祖,那么出现在公元前七世纪的希腊神话才是神话世界的真正主宰者。如果说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性是禁忌,那么希腊神话中性则是无处不在,虽然说希腊神话最主要的特... [详细]

意乱情迷爱琴海

第一次知道“爱琴海”并不是从初中地理书上,而是小学时看到的一部罗马尼亚的电影,片名完全不记得了,只是非常清晰记得男女主角在爱情海边奔跑的场景。我是第一次在电影里看到大海,之前看的电影不是打日本就是打蒋... [详细]

芝加哥——风之城

走出芝加哥奥黑尔机场大厅,一阵寒风即刻扑面而来,周身一瑟缩,寒意即刻进了骨髓,风城的“魅力”瞬间入心。好长一会才看到租车公司的shuttle bus,车一停稳,忙不迭赶紧爬上车,暖意已经笼罩全身。还未来得及放稳行... [详细]

杜塞尔多夫

杜塞尔多夫是个展会之城,一年到头到底有多少个展会在这里召开我没有去调查,但是四年一次的杜塞尔多夫铸造展却是我此行的最重要的目的。从科隆到杜塞尔多夫地铁、轻轨、高铁全部都有,行程不超过半个小时,有点像广... [详细]

科隆大教堂

其实对于科隆大教堂(Koln dom)最初的印象来源于大学时期看过的一场二战片,片中讲到二战末期盟军轰炸德国本土,当飞到科隆上空,看到美轮美奂的koln dom也没有舍得往下投炸弹,当时觉得是美国佬自我吹嘘的。可是当我... [详细]

Koblenz——德意志之角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脑子里想着这个词的时候嘴巴里却说出了:Deutsches Angle,结果问得前台那位漂亮的小姐一脸雾水。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看到小姐一脸放松的萌样:OH,Deutsches corner.But we called Deutsches Ec... [详细]

莱茵河上的风

莱茵河在德国境内有867公里,沿途风景最美的一段从美因兹(Mainz)到科布伦茨(Koblenz)间。这里河道蜿蜒曲折,河水清澈见底。坐着白色的游艇顺流而下,极目远望,两岸碧绿的葡萄园层层叠叠,沿途的青山绿水中点缀着... [详细]

古老的宁静——Rudesheim

被称为“德意志之父”的莱茵河进入德国后延绵八百多公里,流经了德国三分之一的区域。八十年代的那次化学品污染使得莱茵河成为了“欧洲下水道”, 然而欧洲迅速的治害能力和欧洲人普遍的环境意识,在20年前我初到德国... [详细]

秋挂在夕阳里 我站在风里

我从未想过黄河和长江会有交集。当我站在黄河和长江的分水岭,看到不远处的山河谷,一边是长江,一边是黄河,两者相距不过数里,长江往东,黄河向西,从此绝尘千里。 我惊叹于自然的奇迹,更怅然于世事的决绝。 放眼... [详细]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梦是唯一行李”之前听这首歌的时候想象不出雨中的台北是何等的情景,但是这几句话对于60多年前那仓皇匆忙间离乡背井逃到这块土地上的200多万人确实如此的贴切。... [详细]

皎然的台湾大学

台大在台湾的地位跟北大一样,所谓台湾四大学府“台成清交”之首,绝不是浪得虚名。除了源自1928年日本人办的帝国大学之外,还同样倾注了大批当初来台的北大教授和中语社的学者的心血。虽然当时的条件非常差,曾经在... [详细]

历史的逢甲和淡然的东海

初识丘逢甲,是在04年两会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时任总理温家宝引用了这位爱国诗人的一首诗:“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静心泪预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逢甲先生出生于苗栗,祖上上杭,辗转蕉岭到了台湾。... [详细]

海峡对岸的清华和交大

由于国内SAT考场的限制,在香港会展中心作为“万人坑”考场出名之后,女儿选择了来台湾考试。同时顺便游览台湾。为圆我的梦,考场特意选择了新竹清华大学旁边的太平洋美语学校,而清华就在一墙之隔。清华的校门,有点... [详细]

珍珠港 历史的天空

说到二战史是无论如何绕不开珍珠港的,然而也总是让人无法想象,以一个弹丸之国居然敢打美国的注意,我想也只有小日本有这种不自量力的胆,然后确实是目空自大造成了美国在珍珠港折戟沉沙。所以珍珠港成了日后美国的... [详细]

春光灿烂夏威夷欧胡岛

按照计划这天应该去珍珠港,第二天去钻石头山。事先也知道去珍珠港最好是乘坐公共交通,所以我们慢悠悠地下到大堂,不问而已,一问就吓一跳。热情的服务人员说:“Pearl harbor?Too late,you should come here at ... [详细]

初识威基基--Waikiki bea

第一次听到Waikiki是在二战纪录片《燃烧的太平洋》中,那是很多年以前,片中描述美军当时在Waikiki享受着蓝天白云,甚至划着香蕉船出玩,完全没有意识到没有多久,Waikiki遍布满硝烟,从此宁静尽失。在国内看到的纪录... [详细]

幻妙Kaanapali海滩

Lahaina是夏威夷王国的第一任首都,自从1845年迁都honululu之后,Lahaina以其旧日的捕鲸和船舶补给的重要港口闻名于世。四月已经错过了捕鲸的季节,但是Lahaina坐拥的Kaanapali海滩则是世界著名的海滩,在这条享誉世... [详细]

毛伊岛上古老的Lahaina港

从卡胡鲁伊前往lahaina的30号公路贯穿毛伊岛的中部,道路两旁的地里种满了甘蔗,不远的地方还可以看到榨糖厂,糖厂的两个烟囱还在冒着青烟。制糖业是夏威夷最主要的经济支柱。绕过Maalaea,就看到毛伊岛的码头,从这... [详细]

毛伊岛上的太阳之屋

Halsakala是世界最大的一座死火山,横贯毛伊岛的南部和东部海岸线,毛伊岛的最高峰就在这里。毛伊岛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看到它优雅的山坡,还有那在厚厚积云层中若有若现的山峰。Haleakala在夏威夷语中就是太阳之屋的...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