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无论身处何地,不忘本心,不改初衷,郁闷时微酌,浅笑时低唱,让回忆在时光中曼妙,于岁月中惊艳,乐在途中。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去杭州,看一看这些年梦到的灵隐

早些年跟朋友一起去过杭州灵隐寺,记忆像偶然拨动的琴弦,振幅越来越小,最后终于输给了岁月,完全记不得内容了。只有当夜深人静,在雨打芭蕉点滴到天明的梦里,想起杜牧那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我... [详细]

在凤鸟栖息的地方住着龙的传人

苏子瞻在《沁园春.孤馆灯青》中有句豪气万千的名言: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杜少陵在《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中也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妙句传世,从这些诗词中不难看出,尧和舜两位远古... [详细]

戒不掉的城市光影,思逸千年

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天台,在天气通透的清晨和傍晚,在昼夜交替的帷幔之间,满怀激情的攀上楼顶,用相机记录下城市的日出、日落、车流和霓虹。那一刻,风笛淹没了人语,安静代替了喧嚣,醉心于高空俯视的光影... [详细]

没有战争,这里是运河上最繁华的码头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能不忆江南?”人们对水乡的印象似乎总是停留在烟雨蒙蒙的长江以南,其实在江北,在山东的最南端,也有一座“汪渠相连、随汪而居”的古水城,叫台儿庄,它荟萃南北文化,融汇东西情调,其... [详细]

魏晋古墓,戈壁滩下的豪族文化

中国历史上,魏晋十六国,政权更迭,战争频繁,基本上属于分裂时期,而连接中原与西域的河西地区,因为远在边陲,相对稳定。从中原迁过来的汉家儿女,在片土地上开疆扩土,与当地的原住居民一起对峙、磨合、共处,渐... [详细]

行走在“玉石之路”上的夜光杯

如果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没有提出“丝绸之路”这个说法,贯传欧亚非的古代商贸之路会不会有其它的名字,比如叫做“玉石之路”或者“青铜之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事实上“玉石之路“是“丝绸之路”的前身,它比后来... [详细]

深秋到嘉峪关南湖,塞外风光胜江南

秋天到了,塞外的胡杨褪成了金黄色,南归的雁群,飞得那么匆忙,头也不回,留下来的人,心中充满惆怅。范仲淹一曲“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道出了多少戍边将士的思乡与归愁。我们在深秋季节来到嘉峪关,... [详细]

超时空旅行,打开嘉峪关的正确方式

去嘉峪关旅行,不仅可以欣赏雄伟壮丽的关城美景,领略祁连山脚下绝美的塞外风光,还将打开一扇西北文化之门,门后沉睡着两条巨龙,一条叫做丝绸之路,一条叫做万里长城,千百年来,在各自的轨道上蜿蜒前行。当我来到... [详细]

凤 鸟 来 仪

你从上古神话的境界里走来,你从华夏文明的源头上走来......你一路追逐着太阳,你漫过了洪荒僻壤,来到了水草肥美的东方......倚着山脉,揽着大海,世间万物的圣地呀,四季分明的沃壤,于是,你智慧的火焰烧制精美的... [详细]

栾川印象:君山八大碗

游山玩水,一定要有美食相佐。对栾川的印象,我觉得似乎是从一碗手擀面开始的。还记得那天,被漫山遍野的美景消耗得精疲力尽、饥肠辘辘的我,随着大家一起走进一户农家小院,卸下身上的负重,看着桌子上早已摆好的香... [详细]

重渡沟,栾川最具人气的桃花源

“君未看花时,花与君同寂。君来看花时,花色一时明”,再好的美景,如果没有人去发现、去欣赏、去品味,也会像不存在一样,沉寂在时光的流逝中。重渡沟,是我在栾川遇到的最具人气的桃花源,这里不仅山青水秀,屋舍... [详细]

给孩子最好的暑期礼物,莫过于一个18℃的夏天

秦岭是中华文明的龙脉所在,伏牛山作为秦岭东部的支脉,承载着中原文明之精华,八百里绵延不断,钟灵毓秀甲于他山。远看,峰峦叠嶂、林海苍茫;近听,响瀑流泉,鸟语花香;大气磅礴与婉约秀丽在这里交融,浑厚粗狂与... [详细]

五日登州守 千年苏公祠

在人们的想像中,蓬莱是烟涛微茫的海外方山,是烟霞明灭的亭台楼阁,是神话萦绕的仙家秘境。我造访蓬莱,完全是因为苏子瞻,人类的思想境界永远比神的意志强大,尤其像他这种“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 [详细]

与君相约超然台 诗酒趁年华

熙宁七年,你终于来到了密州,这是你在山东待的最久的一次。整整两年,你写下了200多首诗词歌赋,其中不乏经典佳作。重要的是,你游走在“居庙堂”与“处江湖”之间的精神矛盾,儒学与道学之间的思想博弈,几乎止戈融... [详细]

亳州老钱庄,100年前的“微信支付”

亳州总是不断给我带来各种惊叹和惊喜,无论是有形之物,还是无形之气。它们隐约于圣人先哲的预言里,挥洒在帝王将相的韬略中,描绘于文人墨客的辞赋间,绽放在能工巧匠的手艺下。当我来到北关古街,走进亳州老钱庄,... [详细]

如果国宝会说话,亳州花戏楼看人生如戏

在亳州,最令我神往的事情,就是拿银票到南京巷张家钱庄兑了银子,带你(钱庄二小姐)去花戏楼听一出折子戏。二楼有包房,沏好的上等亳菊盛在茶盏里候着,掀起盖儿隐隐约约还冒着香气,窗外滴着淅沥沥的小雨,那角儿... [详细]

这个女人把曹操休了,却让他至死牵挂

“想我一生之中,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丁夫人,我对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负心,只不过我做错了事,让一切都无法挽回,如果人死之后真的有灵魂,在另一个世界里遇到子修,他质问他的母亲在何处?我该如何回答?”这是魏国郎中... [详细]

这里的美酒会听歌,亳州古井贡桃花春曲

亳州文化积淀之深厚,让游走在这座城市中的我,整个人都被历史淹没了。从商汤都亳到仙乡论道,从诡道用兵到流水瑶琴,从芍花遍野到古街民巷,从戏楼看戏到钱庄数钱,无数的历史典故和前朝逸事,像排好版的彩页,刻在...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