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志刚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让人羞答答的太湖山歌,你听过吗?

祖母不识字,却从她的祖母处学了不少歌谣,在我幼年时经常拿来哄我高兴。这些歌谣须用吴侬方言,舌尖上打个弯才有韵味。有一段说唱的词,儿时听得囫囵,后来向老人们一一求证字眼,终于完善了。大意是:正月磕瓜子,... [详细]

遇见姜里,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如果在外面累了,就回家来”,母亲的一声召唤,蔓延过地下铁拥挤的车厢,停驻在都市匆乱的脚步,在异乡的街头抹去游子思乡的泪痕。那个故乡,一直萦绕在梦里,在午夜惊醒的霓虹灯下,呢喃轻语。我回来了,守着老屋... [详细]

我在香溪岸,静待花开

姑苏的精致生活,源于内心的安宁,于一次没有目的的街头漫步中,在路口的转角,在小巷的尽头,找到一份小确幸。冬日的木渎古镇,下着微微细雨的日子,清新却不至于缩紧脖子的午后,柳枝泛着鹅黄,宛若初春。沿着香溪... [详细]

姑苏已报春信来,去甪直,晒太阳

风吹散雾霾,阳光赤条条降临,澄净的光,珍贵如记忆底处初恋少女的浅笑。喝醉了江南烟雨,不如同去甪直古镇晒太阳,销浓愁。费老说,这是神州第一水乡。闭上眼睛,涓涓细流潺潺而过,划过心田。于是,这心里便有了荡?... [详细]

冬游沙家浜,香脸半开娇旖旎

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整天只和男人厮混在一起,他的心中肯定没有江湖,只有酒壶。江湖有酒、有兄弟、有刀光剑影,更要有红粉佳人。如果没有姑娘,苏州这座城市是不会令我留恋的。所谓“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若无... [详细]

年终奖发了没?有钱没钱来北太湖过个年

估计你已经知道年终奖发多少了吧?几家欢喜几家忧!可是有钱没钱总归要过年啊。只是这年,过得越来越没意思,不是去你家吃吃喝喝,就是上我家吃吃喝喝。喝酒伤身,搓麻将伤财,唠个嗑有时还一言不合伤感情,不用上学... [详细]

同里浮世绘:老柴的狗儿子和满大街的人

同里古镇如果没有老柴,我是断然不会去的。我向来不避讳自己旅行的目的是为了生存,故而每一处的驻足,必定是沾染了铜臭的。古人说“不为三斗米折腰”,说这话的人要么是没尝过挨饿的滋味,要么就是饿得快要死了,我... [详细]

在人间,烟火气笼罩的安昌古镇

安昌古镇以腊肠闻名。到古镇的时候,天不算冷,还在暮秋,处处挂满了腊肠。腊肠,顾名思义是腊月制作的香肠。未到腊月,这安昌古镇的腊肠,油腻的让人不太安心。我住在老安昌客栈,老板娘很是爽利,听说我第一趟来,... [详细]

安昌古镇,最怀念还是老祖母的那缸酱

酱,是上天赐给江南人的恩惠,因为只有江南才会有黄梅天,才会有生出好闻又好吃的浓浓酱香的“黄霉天”。从前的江南人家,各家的廊檐下会或多或少地排列几口或大或小的酱缸。酱的做法,费孝通先生在《话说乡味》中有... [详细]

在望亭,倾听稻谷碎裂的声音

新米上市的时候,总让我怀想小时候的一碗猪油白饭。饭粒泛着晶莹的光泽,从锅里冒出蒸腾的水汽开始,米饭的清香逐渐溢满灶堂。直到掀开锅盖,大团大团的雾气挟裹着香氛,一双小小的手,在朦胧中,捧着饭碗,碗沿横着... [详细]

去甪直,过一天诗意的田园生活

在诗性的江南如何诗意地生活?很多人选择回归土地,圆一场来自亘古的召唤,基因里流淌的田园牧歌。“苏湖熟,天下足”。位处苏州吴中大地的甪直,又迎来了水稻成熟、稻香满田的时节。甪直的稻田围绕着古老的澄湖。浩淼... [详细]

枫桥夜泊,愁的是不能生生世世在江南

枫桥于姑苏,原本是座寻常的桥。枫桥的出名要归功于唐代诗人张继,一曲《枫桥夜泊》才使得“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枫桥建于何时已无从查考,一条古运河从桥下蜿蜒流过,漕运的发展造就了一处繁华地,各... [详细]

国庆中秋何处去?姑苏城外去探花

勾着夏天的小手,江南的秋,宛若矜持的少女踩着细碎的步子,翩然而至。人人都道江南好,春花秋月最美。但我却要告诉你,江南的秋色,又胜三分春光。江南的秋绕不过苏州,“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秋风沿着逶迤的... [详细]

在山塘老街,流浪的男人造了一座家园

每个旅行者的心中都有一个家园,在你风尘仆仆赶来的时候,那个家为你打开门,把你的心瞬间收纳进去。然后你说,“好了,回家了。”旅行者钱程站在自己的家园,望着屋上的瓦,秋天灰色的天空,一只有着彩色羽毛的鸟落... [详细]

蜀道有多难?青城后山转一圈你就知道

背起背包,从清晨的都江堰市区出发,四个不同口音的男人女人,挤进同一辆出租车奔向30公里外的青城山后山,突然有了一种同舟共济的感觉。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陪你到终点,旅行中你会遇到许多人,然后在半途挥手说再见... [详细]

问道青城山,这里的道士会法术

见惯大山的我,本以为青城山是一座南方常见的山。而其之所以闻名,不过是些古往今来的道士故弄玄虚罢了。如同我常拿家里吃饭的碗清供一些水生植物,朋友们见了大都会惊呼一句,“哇,好有禅意!”只有我是明白的,那... [详细]

拜水都江堰,谁的少年不风流

年少时,我曾收获过一段来自天府之国的爱情。那个每顿饭都离不开辣椒的女孩,给我讲她的成都,在许多年以后,这座烟雨中弥漫着麻辣气息的城市,依旧是我梦中触手可及的温柔之乡。而我之所以愿意在忙碌的9月去赴那场都... [详细]

走进闽南古村:如画山水付与匆匆流年

穿过一条条溪流,看着白鹭在溪边放养的牛群间起起落落,掬一捧清凉的水洗面,有小小的虾米在手心蹦弹,远处的水洼里几个孩童扑打起阵阵水花。犹如掉落进远古乡愁的我,被催促着走进闽南漳浦县的深山里。深山里有座村... [详细]

打土豪分田地,这里是闽南井冈山

对于大山,我是不陌生的。小时候住在浙东的一个山村,房子在山的脚下,翻过几个山头,走进更里面的大山,那里住着我的几位远房亲戚。记忆中,亲戚之间走动不多,山路实在难走,赶着天蒙蒙亮翻山越岭,过了午饭时间才... [详细]

黎里古镇,挂在水中的江南

我是怕去黎里古镇的,深怕自己匆乱的脚步惊醒了旧梦。在胭脂沾染了灰尘的现世,这里依稀还是旧日的家园。300多年前,清代诗人袁枚踏足这块土地时,就已惊艳不已,作诗曰:吴江三十里,地号梨花村。我似捕鱼翁,来问桃...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