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志刚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从孤儿到帝师,阳澄湖的这个和尚了不得

明朝有位“宰相”,原本是个和尚,却帮着藩王出谋划策造反谋得皇位,功成之后却不肯还俗,入朝议国事的时候穿官服去见皇帝,下了朝依旧回到寺庙当和尚。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衣宰相”姚广孝。姚广孝是苏州相城区阳澄... [详细]

君到苏州来,千万和春住

君到江南来,千万和春住!此刻的江南正是雨季,如雾的丝雨,朦胧了天地,似一幅轻笔勾勒的水墨画,简洁素净。江南如水,河道纵横,烟波翠柳、小院竹篱,静守时光。河埠头,柳岸系舟,静默无言,却有老翁,披蓑戴笠,... [详细]

又到一年相思季,岭上开遍映山红

想了一年故乡的桃花,回去时,花事却已逝,好在漫山的杜鹃犹在,多少存了些欢喜。杜鹃生的卑微,杂于乱柴荒草,或悬崖砺石间,只在这般时节拼着力气怒放一次。老家的人唤杜鹃为“柴巴浆”,从未考证这种叫法的典故,... [详细]

许你一场花事,去北太湖撩一个春天

生于江南,是一场幸福的际遇。当年在北国街头,也是这般时节,忽闻阿Sam的歌声,“梨涡浅笑,似把君邀……”顿生思乡之情,急迫地给母亲打电话,“姆妈,我要回家!”兜兜转转,再次回到江南,故土芳菲人依旧,只是那... [详细]

千灯古镇邂逅游园惊梦,姹紫嫣红开遍

我在千灯古镇逗一条大金毛时,认识了它的主人陈天佑。临河而筑的天佑民宿,是这个曾在上海滩的灯红酒绿中快意人生的男人,携家带口“下乡”的归宿地。如果你曾踏遍江南,你会发现,水乡古镇,就像我们装点门楣的书架... [详细]

当你老了,还会怀念这片斜阳古树吗?

站在夕阳西下的老街,总令人怀想暌违已久的童年时光。蹒跚学步的孩子,推着脚踏车从身边经过的老人,还有在薄暮中,摇荡于微风下的棉花被子,思绪就会被拉回到内心里最安静、最温暖的地方。芦墟老街就像一张翻印后上... [详细]

春风墨绿入湘城,往事如烟、江南如梦

到湘城老街的那个清晨,天空飘着轻柔的雨丝。入口是个自发形成的菜市,一位老太太招呼我,“刚摘的菜苔,要不要带点走?”我说不要,她又抓起铺在尼龙袋上的一把韭菜,“都是自己种的。”我举了举手里的相机,正要说... [详细]

太湖书院:现代园林里的挥斥方遒

读书、做学问,环境很重要。当书生遇见园林,绝不会是游园惊梦,古时男女授受不亲,遇见美女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至于张生与崔莺莺,那是半夜翻墙头,如此鸡鸣狗盗之事,满腹经纶的书生肯定是不齿的。既然园林里遇到... [详细]

有一种太湖时光,叫做稻香里的咖啡馆

母亲在灶堂忙碌,柴枝发出“噼啪”的声音,火苗映着慈祥的脸庞,饭菜的香味飘进卧房。春雨淅沥,从高高的屋顶沿着黑瓦汇聚,叮叮咚咚落进庭院的水缸,阿爹钓来的几尾鲫鱼,从底处浮上来吐了几个水泡。寻常的清晨,虽... [详细]

在初见书房,遇见“苏式生活”

在旅途中遇见一家书店,点上一杯手工咖啡,然后捧着一本书,与喧嚣的世界暂时说声再见,这就是所谓时光静好吧。喜欢旅行的90后女孩杨春丽,在木渎古镇遇见初见书房的一刹那,“忽然想起纳兰性德《木兰花令》里的那句... [详细]

一小块灵岩山上的石头,可能值几十万

清晨五点,天刚蒙蒙亮,年近6旬的蔡金兴就已经起床了,这是他制砚40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薄雾笼罩古老的青石板街道,卸下铺子的排门,一天的忙碌就此开始。用肩膀抵着凿子,弯着弓步,在纷洒落地的尘灰中,一块粗拙的石... [详细]

让人羞答答的太湖山歌,你听过吗?

祖母不识字,却从她的祖母处学了不少歌谣,在我幼年时经常拿来哄我高兴。这些歌谣须用吴侬方言,舌尖上打个弯才有韵味。有一段说唱的词,儿时听得囫囵,后来向老人们一一求证字眼,终于完善了。大意是:正月磕瓜子,... [详细]

遇见姜里,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如果在外面累了,就回家来”,母亲的一声召唤,蔓延过地下铁拥挤的车厢,停驻在都市匆乱的脚步,在异乡的街头抹去游子思乡的泪痕。那个故乡,一直萦绕在梦里,在午夜惊醒的霓虹灯下,呢喃轻语。我回来了,守着老屋... [详细]

我在香溪岸,静待花开

姑苏的精致生活,源于内心的安宁,于一次没有目的的街头漫步中,在路口的转角,在小巷的尽头,找到一份小确幸。冬日的木渎古镇,下着微微细雨的日子,清新却不至于缩紧脖子的午后,柳枝泛着鹅黄,宛若初春。沿着香溪... [详细]

姑苏已报春信来,去甪直,晒太阳

风吹散雾霾,阳光赤条条降临,澄净的光,珍贵如记忆底处初恋少女的浅笑。喝醉了江南烟雨,不如同去甪直古镇晒太阳,销浓愁。费老说,这是神州第一水乡。闭上眼睛,涓涓细流潺潺而过,划过心田。于是,这心里便有了荡?... [详细]

冬游沙家浜,香脸半开娇旖旎

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整天只和男人厮混在一起,他的心中肯定没有江湖,只有酒壶。江湖有酒、有兄弟、有刀光剑影,更要有红粉佳人。如果没有姑娘,苏州这座城市是不会令我留恋的。所谓“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若无... [详细]

年终奖发了没?有钱没钱来北太湖过个年

估计你已经知道年终奖发多少了吧?几家欢喜几家忧!可是有钱没钱总归要过年啊。只是这年,过得越来越没意思,不是去你家吃吃喝喝,就是上我家吃吃喝喝。喝酒伤身,搓麻将伤财,唠个嗑有时还一言不合伤感情,不用上学... [详细]

同里浮世绘:老柴的狗儿子和满大街的人

同里古镇如果没有老柴,我是断然不会去的。我向来不避讳自己旅行的目的是为了生存,故而每一处的驻足,必定是沾染了铜臭的。古人说“不为三斗米折腰”,说这话的人要么是没尝过挨饿的滋味,要么就是饿得快要死了,我... [详细]

在人间,烟火气笼罩的安昌古镇

安昌古镇以腊肠闻名。到古镇的时候,天不算冷,还在暮秋,处处挂满了腊肠。腊肠,顾名思义是腊月制作的香肠。未到腊月,这安昌古镇的腊肠,油腻的让人不太安心。我住在老安昌客栈,老板娘很是爽利,听说我第一趟来,... [详细]

安昌古镇,最怀念还是老祖母的那缸酱

酱,是上天赐给江南人的恩惠,因为只有江南才会有黄梅天,才会有生出好闻又好吃的浓浓酱香的“黄霉天”。从前的江南人家,各家的廊檐下会或多或少地排列几口或大或小的酱缸。酱的做法,费孝通先生在《话说乡味》中有...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