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志刚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亭下湖,90%游客都会错过的溪口风光

虽是奉化人,到溪口游玩,却是工作以后的事。那时,从城区到溪口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因为家境贫寒,车资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我是万万不敢向父母讨要的。年少时的我,自行车两个钟头不能来回的路程,算是远方了。兜里... [详细]

爱情绽放的北太湖,已是春色撩人心

伫立于春天的门楣,北太湖畔的那座稻香小镇,揣着烟波桨声里的梦,在春风的驿动中,铺展出四季里最明媚、最灿烂的一幅水墨画卷。杨柳堆烟的江南,因了油菜花开,让人忘却了叶落的惆怅,一冬的苦寒,在温暖醉人的阳光... [详细]

最适合发朋友圈的春色,都在这座国际慢城

一滴酥雨,落在婉约女子撑起的油纸伞,溅起无数青色的梦。梦境里, 情深、雨濛濛,白色裙子的蕾丝边,抚过青石路的苔痕。我赤脚站在田野,看杜鹃啼叫的黄昏,村庄在乳雾中沉醉,轻启的雕花窗,落满东风。昨夜的梦境,... [详细]

这株千年红豆,锁着太子与尼姑的骇世情缘

三月的江南,温暖的季风,吹来爱情的味道。江阴顾山镇的那株千年红豆已经萌芽,相思成灾的人儿,站在树冠下,虔诚祈祷,愿生生世世、海枯石烂。代表爱情的种子,像是求佛千年的痴情种,却不是年年都有,他在等待,等... [详细]

同里古镇,多少楼台烟雨中

前几日,约友人去同里古镇喝茶。应者寥寥。春雨绵绵无绝期,这江南的雨,落得人浑身不自在。众人都说,整天都被雨水泡着,还喝个甚茶?我却道是矫情。这江南的雨本是寻常生活,若是无雨,反倒无趣。“小楼一夜听春雨... [详细]

醉卧穹窿山,听风看雨做一枚安静的美男子

外人的印象,姑苏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刚入春,一城的情深深雨濛濛。却不知吴地之人内心刚烈。如同这苏州没有高山,数得过来的几座山丘,貌不惊人,却暗藏刀光剑影。但说这位居太湖群峰之巅的穹窿山,至高处也不过... [详细]

在木渎古镇,做一个有香气的女子

木渎古镇的下沙塘,相比山塘街少了稍许热闹,却是原味的姑苏。枕河而居的寻常人家过着寻常生活。古琴悠悠,游走在街巷,送与雨雾中的知音。你不必知我是谁,这是杏花烟雨的江南。有清婉的女子从梅树下走过,痴了雕花... [详细]

好吃哭了!这才是木渎古镇最会做饭的丈母娘

二月的江南,细雨如丝,一切都还在冬的记忆,唯有迎春花萌出黄色的花蕊。风寒料峭,此时的你,惟愿躲入温暖的房间,与这阴冷潮湿的天地来一场短暂的断离。一场春雪刚过,能饮一杯是再好不过。何以佐酒?唯有丈母娘!... [详细]

正月十三看八个男人抢神仙,快来胥口“抬猛将”

当我流连在城市的剧院,看西洋舶来的歌剧、芭蕾和交响乐队的演出,回想儿时在故乡山村,依着祖母,看县城来的戏班子唱那些咿咿呀呀的“戏文”,内心如潺流击鼓。那些我曾视若糟粕,在年少轻狂时想要拼命忘却的记忆,... [详细]

等不来南国白雪飘飘,带你去北国看一场绚烂烟火

在白天很长,夜晚也很长的旧时光里,我曾爱恋过一位“远方的女孩”。那时候的杂志,往往会在页脚发布一些征友启示。对方的长相、品性与喜好,全靠短短的二三十个字来判断。但我们乐此不疲,给“意中”的那个人写信,... [详细]

来诗意的江南,读点冯梦龙,做个有趣的人

20几年前,在理想与激情交织的课堂上,我那位辞了官来做教书匠的导师说,“今后你们无论从政还是从文,都不可不读冯梦龙”。当时的图书馆里,能借到冯梦龙的著作,也有一些与他相关的著述,但大都是国外的学者,国内... [详细]

湘城演义:坏人入地狱,好人进庙封神

中国人喜欢造神,古往有之。神是要住进庙里受人供奉的,所以到处有庙。最普遍的是土地庙,供奉土地公公或土地婆婆,他们是护佑一方最接地气的神。各地的土地公、土地婆都是老百姓自己封的,那些在当地做过好事,受到... [详细]

君到木渎来,江南春常在

江南的冬天最难熬,闲坐家中,无处不在的阴冷,即便裹紧了棉被,依旧如坠冰窖。何以解冻,唯有旅行。将自身放逐于天地风月之间,才是正确度过江南寒冬的唯一方式。天下风情,七分在江南。若遇晴阳,江南处处皆是春。... [详细]

望亭,请给我一个爱上苏州的理由

每次送远方的朋友离开,我都会送到望亭。过了望亭便不再是姑苏。所以,在望亭送别,就像在家门口送客,礼到情到。至于这般依依惜别,实在是有趣的灵魂难寻,你披着风霜而来,我必赠你芳菲离去。望亭依水,古称问渡,... [详细]

驾白帆搏浪太湖,愿你归来已是勇士

我出生在浙江一个遥远的小山村。幼年的我,总是偎依在母亲的身边,蹲在家门口的河埠头,看着她放流一只只小纸船。母亲说,等你长大了,跟着小纸船前行的方向,越过面前的大山,你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曾经跨越了... [详细]

2018年的最后一个秋天,我在甪直古镇

2018年秋的最后一天,甪直古镇的树叶还是绿的。来来往往的游客和往日一样的多,唯一不同的是,墙根的石凳上,终日坐着晒太阳的老太太。早上出门,翻出件薄羽绒套身上,女人说,“这才几月份啊,冬天怎么过?”江南的?... [详细]

这座漂浮在河浜上的老街,常熟人都知道

时常听常熟的朋友说起,当地有座“漂浮”在河浜上的老街。却因我的疏懒,每到常熟每听说起,也只当“有机会”而已。实则也难怪,身在江南水乡,古镇、老街自然是相识得不能再熟悉,这种“蹩脚地方”若不是机缘因会,... [详细]

是谁,把一位小家碧玉遗落在了甘肃

碧口,是一座被水浸润的古镇,不同于江南的古镇大都位于平原,它是隐于大山峡谷之间的雅士。抵达碧口古镇的那天,绵密的秋雨,仿佛一张黏湿细密的蛛网,笼罩着天与地。在甘肃这个地方,人们看惯了金戈铁马的大漠疆场... [详细]

喝过戈壁滩上的烈酒,才知陇上江南茶柔媚

甘肃之行,首站是嘉峪关。以前对大漠戈壁的概念,停留在教科书和摄影师的图片里,只知那里干旱寒冷,心却是向往之。直到飞机落了地,结结实实一个打击如影随形。当晚就拼命咳嗽,开了加湿器,把脸贴在水汽上熏,依旧... [详细]

翻山越水走进白马藏族,只为寻找最初的美好

我在兰州飞往南京的航班上,遇见一位藏族大妈,她坐在我的身边,踌躇地像个孩子。她是第一次坐飞机,不会系安全带,不会调整座椅,不知道怎样打开机餐的铝盒。我从未有过的耐心,一一给她示范。当飞机起飞的一刻,她...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