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志刚

文旅作家,已出版旅行笔记《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微信:yingzhigang001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中国最冷小镇呼中,已是秋光醉人间

在南国,夏的尾巴还在招摇,北国却已是深秋。大兴安岭深处的童话梦境——呼中,正迎来一年中最绚烂的时节。驴友们有一句口头禅,“兴安环线、呼中必看”。意思就是说,没到过呼中,大兴安岭算是白走了。地处大兴安岭... [详细]

跑过三江六码头,吃过奉化芋艿头

堂叔和堂婶拌嘴,说不过时就会发狠,“再烦么,我挑两担芋艿去南京。”南京,自然是奔着我这个侄子去的。芋艿,种在自家地里,算不上不金贵,但压担子,有分量。挑两担芋艿千里迢迢来寻我,于堂叔心里,这是很有光彩... [详细]

上过天的太空莲长啥样?快来沈周故里磕莲子

立秋过后,走在苏州街头,偶尔相遇挑着箩筐的老农,沿街兜售水灵灵的“莲蓬头”。天生自带生活情调的苏州人,邂逅这般缘分时,自然会买上几支,回家插入花瓶,室内有淡淡的残荷留香。小孩子们则是早已等不及,掰开青... [详细]

惦记了30多年的“香城麻饼”,是时光煮雨的味

小的时候,家里来过一位上海姑婆,因为只是来过一趟,相貌自然记不清,与我家究竟怎般关系,也从未追究。 只是她特意带来的一盒饼,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这种饼与村里廊桥上现做现卖的葱油饼、供销社的酥饼、溪口... [详细]

4000米高空跳伞是什么感觉?来甪直当回鸟人

天气渐渐显露出秋高气爽的味道,靠着空调续命的日子即将结束,一颗浪荡天涯的心又开始狂野。作为半个旅游圈的人,这两天陆续有小伙伴来问询,“这个天去哪玩呢?”心里比较一番,最终把苏州甪直列为重点推荐名单。甪... [详细]

绯梦·甪直古镇

记不清去了多少次甪直古镇。去的次数多了,就像待在家里一样的安心,不再像个游客,匆忙地要把每个角落走遍。甚至懒得再举起相机,每座桥、每条路都在心里,闭上眼睛都能想出哪个角度,是它最好看的样子。跟朋友们念?... [详细]

小暑,北太湖邂逅稻田里的童年

小暑天的江南,是个情绪善变的姑娘。昨夜看天气预报,今天会是个晴天,于是计划去北太湖拍日出。天不亮就启程了,到的时候,已过了天气预报里日出的时辰,太湖笼罩着薄如纱笼的轻雾,依旧在梦乡。这样的季节,湖岸开... [详细]

悦季蝶来,盛泽湖的夏风拂过爱人的脸庞

我这个人长年散漫,养成了一种少爷病,钱赚的不多,却喜欢住高级酒店,特别是那种隐于山水之间的酒店尤其勾魂。多数时候,我不惜以一篇文字的卖价,换取一夜的享乐。这常常令我羞愧。在我胡混这般奢侈的时间里,我常... [详细]

湘城往事:会法术的老道、天生反骨的小和尚

偶尔看到一部网络小说,里面有个人物叫做席应真,相当的可爱。这位在小说里被公认为“陆上术法第一人”的老和尚,除了喜欢逛青楼、眠花卧柳,还喜欢跟在徒弟后面蹭吃蹭喝。最搞怪的是他的必杀技——打耳光,上打神祗... [详细]

望亭运河,唐诗里的风雅流年

望亭运河公园竣工的消息,我是通过新闻得知的。那些日子我正在远方的崇山峻岭自驾,但无论身处何方,都忘不了对姑苏的牵挂。这是一个好消息,等待了三年的时光。于我这般对生活有着强烈仪式感之人,运河畔、古驿亭,... [详细]

甪直古镇,开在初夏的一朵莲

江南是一朵莲,开在绯色的初夏。立于甪直古镇的桥头,没来由地想出一段诗来。诗里的江南,是借一缕清风当梳,一轮明月作镜,再借如水的夜色泡一盏清茶,在楼台青瓦间泛着的流光。从枕河而眠的清梦里苏醒,帘外初晓。?... [详细]

穹窿山下探花界,精致的闺蜜时光

咖啡于世人,是一种生活态度,就着阳光,品一杯香醇,是一种惬意。嗜好咖啡又有生活态度的“花界”老板娘柳林芳,她的惬意生活,是守着四季的湖光山色,喝着咖啡,将鲜花铺满穹隆山脚。这里原是乾隆皇帝踏足穹窿山,... [详细]

严咖啡,沉淀在岁月里的情怀

人生是一段段的旅行,那些单纯快乐的时光,总有那杯咖啡相伴。去木渎古镇,严咖啡是一定要去的。无论是用餐还是小憩,这都是一个感受姑苏的古典与现代的好去处。当你他年回想这段旅程,回想那个云淡风轻的日子,你会... [详细]

隽品堂,一杯咖啡里的俗尘欢喜

香溪的波光,带着姑苏山水的气韵,在风月流连的山塘街,缓缓流淌。木渎古镇,虹饮山房,乾隆下江南六次驻跸的行宫,向来是游客云集之处,人来人往,热闹嘈杂。隽品堂咖啡馆就安静地坐落在这里。推开明净的玻璃门,中... [详细]

夜宿漫心·天平山居,品味山里的江南

因为一场谋划已久的聚会,我在寻找一处隐于山野却又毗邻市井的安居之所。人到中年,但凡有点事业的,都翻滚在诗意与现实的磨砺中,一群斜杠精英的轰趴,是极为挑剔的。我是东道主,我用我的眼光与品味背书,强势预定... [详细]

花涧咖啡馆,古镇里的轻慢小时光

木渎古镇,刚刚入夏,是那种愿意晒着晨起的太阳喝上一杯咖啡的天气。游客们还没潮涌而来,西施桥头难得清净,坐在桥上的廊棚,望着岸边的花涧咖啡馆,满院蔷薇开得正旺。这样的时光,心情晴朗的像明净的阳光。花涧咖... [详细]

自称诸葛亮的国民党元老,为何深居穹窿山

我的心头一直有个问号。自古仕途失意的文人、政客,为何选择苏州作为隐逸之地?前两天和网师园管理处主任吴琛瑜聊天,她说,园林的“隐逸文化”是后人赋予的,当时者在园林只是暂缓,而非退出。而苏州古典园林恰恰又... [详细]

我在木渎古镇,花开倾城,便知是你

我在木渎古镇等一位女子,从冬流浪到春。两千五百多个春秋日月,苍天明鉴。我踏着七彩云霞,跨越千山万水、莽原丛林,也曾剑挑黄尘、醉卧孤烟,只为这一眼江南杏雨、梨涡浅笑。烟雨清梦,时光若雪。姑苏已是桃花落,... [详细]

亭下湖,90%游客都会错过的溪口风光

虽是奉化人,到溪口游玩,却是工作以后的事。那时,从城区到溪口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因为家境贫寒,车资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我是万万不敢向父母讨要的。年少时的我,自行车两个钟头不能来回的路程,算是远方了。兜里... [详细]

爱情绽放的北太湖,已是春色撩人心

伫立于春天的门楣,北太湖畔的那座稻香小镇,揣着烟波桨声里的梦,在春风的驿动中,铺展出四季里最明媚、最灿烂的一幅水墨画卷。杨柳堆烟的江南,因了油菜花开,让人忘却了叶落的惆怅,一冬的苦寒,在温暖醉人的阳光...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