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后yc

大学老师,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士,把生活过成艺术的践行者。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黑山丹霞地质走廊:只有骆驼刺相伴的异度空间

在距离嘉峪关悬臂长城西北约10公里处的无人区,驴友新近发现了一处独特的丹霞地质走廊,全长约4公里,在黑魆魆的黑山坚硬峭壁区域,它的凭空出现,令人顿有置身于异度空间的视觉通道感。长驱直入,仿佛又是走在了光荣... [详细]

金塔胡杨林:让大漠之秋飞黄腾达

茫茫戈壁沙漠,是最不彰显季节的地方。那里水源枯竭,寸草难生,大漠最长情的陪伴,大约只有苍穹、霞光和落日了。这种贫困艰难的环境,鲜有创造性,人们也因此常常将无法追究到意义的事物,喻为沙漠,诸如“文化沙漠... [详细]

黑山湖水库:“何谓山水”大漠戈壁给出的诠释

嘉峪关不仅有悠久绵长的明长城,作为国家地理的地方标识,这里,还有各种秀外慧中的天然湖,人工湖,以及调节生活用水的水库。它们完全冲刷掉了人们长期以来认为嘉峪关市位于“干旱少雨贫瘠”区域的传统印象。从嘉峪... [详细]

鳄鱼的供销社大院:一个养牛的西北老平房爆改后

好的民宿空间,是那种脱离千篇一律的呆板,外表并不喧哗炫耀,内里却不露声色便张扬了的地方;好的民宿空间,是那种安安静静地嵌入在地景上,从结构到软装,无不从细微处着眼,变“微小”为“伟大”的地方;好的民宿... [详细]

嘉峪关长城博物馆:懦夫的墙还是民族的魂

我国历史上有二十多个王朝,先后修筑过不同规模和形式的长城,总长度超过了十万里,分布于十六个省市自治区,时间跨度长达两千余年,从春秋时期的楚国方城(公元前656年)开始,一直延续到明代长城。其中规模最大的三... [详细]

嘉峪关关城的那片芦苇荡:古诗词意境封装处

嘉峪关关城的那片芦苇荡,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写实版,具有古典诗词的意境。这首《送别》歌谣,沧桑的画面,配上童声的吟唱,再险阻的路,再艰难的事,再惆怅的心,都能消解在淡如水,绕指柔之中。关... [详细]

新城魏晋墓:以画廊取代墓碑的古墓派

魏晋时期,在我国文明演进的历史进程中,占据着令后人仰望的“制高点”。它呈现出一套完整的审美体系,态度十分平静,效果非常鲜明。魏晋时期是历史上两个突出“解放天性”时代中的一个。美学家宗白华指出:“中国历... [详细]

甘孜格来民居客栈:民宿的“业内”水准

行走川藏线,我们住过形形色色的旅店,最最令我们感动和难忘的住地,不是豪华宾馆,而是去色达佛学院前一晚居住的“甘孜格来民居客栈”,虽然它不大,坐落的位置,也不起眼,但却能得到我内心的隆重认可,是一处极具... [详细]

林芝波密: 秋天里的叙事流

八月的林芝市和波密县,未妆,清宁。没了“桃花盛开”的经典景观,也就少了“壮声势”的人流。此时,你可以从容地把脚伸进桃树林中,闲庭信步,感受它的静气,感受它在秋天的叙事流。春天的林芝波密,不生春愁。每年... [详细]

瓦切塔林:神祇之所在

进入四川省红原县瓦切乡,迎面扑来的是一股博大的佛性气场。这里成片的塔林和经幡,除了给人带来“接天连地”的第一视觉效果之外,还有第二,第三层面的效果可期。在这方圆30亩的地界里,有一种“寂静之中,充满呓语... [详细]

桃坪羌寨:简单纯粹恒久远

桃坪羌寨,位于四川阿坝州理县。这里的石屋和碉楼,色调单一,“黄”,不是金灿灿的黄,是黄土的黄,不起眼的土黄,集结在一起,却有“皇”的气势:古朴、凝重、粗犷和静穆……羌寨建筑就地取材,用料简单:黄土,木... [详细]

萨普神山:藏地秘境

萨普神山,是一处“绝对大隐隐”和“绝对爆破力”的硬风景,它有着远古般史诗气质,托举起这样的符码:萨普是神山图腾,是神山偶像,是西藏的根系,在人间,专事馈赠神的气息。萨普神山,是“老西藏”都知之甚少一个... [详细]

广丰沁园农庄:八戒的花果山

理想的农庄,要有山有水,山上瓜果飘香,水里鱼游潜底。理想的农庄,要阳光憨厚,遍地和煦。鸭子在水中拨着清波,优哉游哉。母鸡散漫地啄东啄西,公鸡飞上墙头。狗儿在身前身后撒着欢,献殷勤。角落里的一群猪,大猪... [详细]

贵德国家地质公园:黄河边的神秘园

好的公园,是与大自然贯通的,国家公园,就多为自然保护区。那里,提供自由空间,让进化的存在,随机生长。青海贵德国家地质公园,就是青藏高原和黄河流域心身活动的天然落笔。青藏高原是地球上最高、最大的高原,受... [详细]

清水华家:采莲南塘秋

荷花,夏天最具代表性的花。长相,骨骼肥大,肥肥的叶,肥肥的花,被肥肥的水,滋养着,在肥肥的日子里,起坐宽裕,一落定,夏天就被它坐实了。初夏的清晨,阳光恰当,和着水汽,就能轻易掰开荷的花蕾,重重的瓣,喷... [详细]

婺源瑶湾:古驿道中的诗礼人家

婺源紫阳镇考水村瑶湾,位于婺源历史文化的一块高地上,属于“徽商文化长廊”的一个节点。婺源旧属徽州,一条翻山越岭的古驿道,从安徽歙县南下至江西鄱阳县。千年来,一度人来车往,商旅不绝。青灰色的石条路上,曾... [详细]

婺源卧龙谷:暴雨寻着了“懂得”

初夏日,暴雨在付出整整一夜不停歇的劳动后,安卧在大鄣山的卧龙谷,便开始指点它的石与势,要为暴雨抒情,要切入时事地去应景,呈现暴雨后的江山美。在卧龙谷,暴雨算是寻着了它的“懂得”。山谷,将暴雨的那种天地... [详细]

鹰潭贵溪:诗歌里的流年体

贵溪,春天的模样,长成了诗歌里的流年体。花迷眼,草烧心,万物皆按各自的意愿,在野外打着照面。贵溪塔桥园艺场的梨花在初开的三到五天,弦拉得最紧,它们疯狂地将欢欣的脉络,朵朵簇拥地沿着老枝,传递出去。绿叶... [详细]

贵溪鸿塘:烟霞生于灌莽的红花檵木

鸿塘镇大山塘的这片红花檵木林,属无意中瞥见的惊鸿,旋即给人带来“烟霞生于灌莽”的即视感。这里的花和叶,着“情侣装”,泛“透骨红”。这里的红花檵木,不讲究色彩搭配,只靠不同层次,不同质地的红色单品,就站... [详细]

开化钱江源的春天

开化,是浙江母亲河钱塘江的地标源头(北源新安江,南源开化马金溪)。大江大河的源头,大都出自高山密林处,且水流波澜不兴,总显得有些“集腋成裘”。所以去察看源头,更多地体现在满足一份探究心,体会“源远流长...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