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非行记

职业旅行者,旅游摄影师,旅游体验师,乐途灵感旅行家,携程旅行家,途牛大玩家,去哪儿聪明旅行家,搜狐自媒体等。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这个民族异想天开,把粮仓建在水中央

对于苗族的建筑,原只知道吊脚楼、风雨桥,却不想,在雷山深处的新桥苗寨,在吊脚楼群的怀抱中,更有一座被建筑专家誉为“罕见的建筑风格,举世无双”的水上粮仓。当来到雷山,第一次听说水上粮仓,便觉得疑惑,依山... [详细]

手持酒海,唱着酒歌,倒出一曲高山流水

“来到苗乡先品酒,你喜欢也要喝,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欢不喜欢都要喝,你喜欢喝一杯,不喜欢喝三杯……”,在雷山,每当苗族姑娘端起酒海唱起歌,我便知,有人将微醺,有人将沉醉。苗族酒文化源远流长,酿酒历史已... [详细]

这个民族没有文字,女人用针线编纂史书

这一次,来雷山,过苗年,还只是随着庞大的游行队伍走在雷山街道时,便被苗家女的服饰吸引了全部的目光。早就知道苗家女盛装的美,却不知当这种美以这样壮观的形式呈现在我眼前时,会是这般耀眼,这般惊艳。在苗年盛... [详细]

在古老的苏州,遇见清新与童心

穿过平江路,从白塔东路拐到北仓街,还未见到标识,之前也从未见过照片,但几乎是在瞬间,便认出了小查理。这一片老建筑包围下的纯白色天地,是那么不一样,却又那么的,像极了另一种苏州的模样。来到小查理之前,很... [详细]

马大箓巷26号,前世顾宅,今生三土居

在苏四年,对马大箓巷并不陌生,可是,却从未觉得有何特别,也从不会刻意的去那里走走看看,尽管,它与“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的阊门只是步行数分钟的距离。这一次,重新走进苏州,走进马大箓巷,才惊觉,这个... [详细]

南门外,城墙边,看得见长安的房间

第一次带着家人旅行,去的是古老的西安,走的是传统的路线。在骊山脚下泡杨贵妃同一眼温泉,在临潼看两千多岁的兵马俑,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回望盛世长安,在回坊吃一顿羊肉泡馍。可是,回来后,他们津津乐道的,除了西... [详细]

重逢苏州,在城市的天台

离开苏州一年,重逢时,虽少不了探亲访友,可曾居住了数年的家,早已住上了陌生人。走在熟悉的城市街道,满城的桂花香已经凋落,有着重逢的喜悦,却也带着一丝彷徨, 我已不是归人,而成了过客。于是,放弃了原本计划... [详细]

深入地下,探秘唐山兴起的源头

在开滦国家矿山公园的大门之前,我依旧不知道,该以何种姿态走进。记忆中的开滦煤矿,是当年洋务运动中兴办的最为成功的企业,中国近代工业和煤炭工业的活化石,跨越三个世纪而长盛不衰,记录着中国近代工业的辉煌,... [详细]

机器人卖萌,后工业时代的唐山印象

第三次来唐山,对于这座城市固有的印象,依旧是它的百年工业。因煤而建,以矿立市,中国第一座现代化煤井、第一条标准轨铁路、第一台蒸汽机车……都在这里诞生。它是那么沉重,沉重到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走进。幸而,... [详细]

致命美味,引发旅游美食热的“网红”

这是传说中的致命美味,但不少人拼死也要吃。人类关于它的记载,可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在已发掘的古埃及法老墓穴的碑文中,就已经有食用它中毒的记载。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丹阳当官期间,为写《本草纲目》在长江沿岸... [详细]

出海、安居,半日渔民半日诗人

这个秋天,第一次走进曹妃甸,原以为只是寻常的遇见,却不想,在这片陌生的海岸,出海、安居,拥抱了不一样的海。接地气的当了半日渔民,跟着船老大在海上飘荡6小时,在船上煮食刚捞上来、还沾着泥的海鲜;又诗意的踏... [详细]

秋风起,蟹脚痒,金黄稻田里捉蟹去!

曾借居苏州四年,“秋风起,蟹脚痒”的时节,去阳澄湖吃一顿大闸蟹是每年的固定节目。回到天津的第一个秋天,没有了桂花香满城,看不见银杏叶渐黄,吃不着阳澄湖的蟹,心中有一丝的不适应。却不想,据天津一百公里的... [详细]

曾经荒芜的渤海岸,中国匠谷拔地而起

滦河河畔,渤海海滨,大风起处,惊涛拍岸,在时光中荒芜的曹妃甸,沉睡了几千年后,雄狮怒吼,正以流星追月的速度崛起。地处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位置,背靠唐山,毗邻京津,面向东北亚,曹妃甸有着先天的地理优势,... [详细]

当一次皇亲国戚,泡一场帝王汤泉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专为帝王将相、王公贵族而生的遵化汤泉,清朝皇帝曾多次驻跸泡汤的皇家养生圣地,如今,也在时光流转中掀开神秘的面纱,走进寻常人的生活。漫步于清东陵,走进清王朝的前世今生... [详细]

清东陵,回看三个女人在清王朝的一台戏

清东陵,位于北京以东125公里处,始建于顺治十八年,最后完工于光绪三十四年,跨越了两个半世纪,是清朝入主中原后修建的第一处大型皇家陵寝建筑群,埋藏着161位帝、后、妃及皇子公主们。入关一帝顺治、千古一帝康熙... [详细]

清东陵,砖石瓦木,写就一个王朝的美

当年,意气风发的顺治帝在瑞昌山一带行围打猎,被眼前灵山秀水所震撼,停辔四顾,“此山王气葱郁,可为朕寿宫”。于是,自顺治十八年始,自光绪三十四年终,清东陵营建了247年,跨越了两个世纪,最终成为我国现存规模... [详细]

尖山下的平原,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净土

大兴安岭西麓,呼伦贝尔草原北端,额尔古纳河右岸,拉布大林农场深处,一片净土,在天地间遗世独立。若不是曾站在面前,我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它的存在。拉布大林湿地,地处拉布大林农场境内,紧邻有“亚洲第一湿地”美... [详细]

可以直接喝的油,苍茫草原的健康秘诀

第一次来到呼伦贝尔,没有沉醉于草原的蓝天与骏马,却爱上了农垦的万亩良田。当在呼伦贝尔农垦看见油菜基地,当走进合适佳公司观看芥花油的生产流程,第一次走近芥花油后,相见恨晚,忘记了路途的遥远,也不管油本身... [详细]

这个村里有“龙窑”,烧的砖都成了长城

秦皇岛的板厂峪是长城脚下的一个明长城后裔村,村民多是当年跟随戚继光修城、守城将士的后代,他们来自遥远的南方,却生活在与长城相依相伴的村落中,守护了长城400余年,关于长城的古老故事从他们的口中,代代相传。... [详细]

曹操观沧海的碣石山,藏着一个葡萄沟

若不是见到山谷间遍地绿色的葡萄树,若不是闻到山谷间四处飘荡的清香,我原不知,昌黎碣石山,曹操曾经登山观海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个北国葡萄沟藏在深山人未识。“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乌桓凯...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