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怡

中国作协会员;上饶师院客座教授;《三清媚》杂志编辑。曾获青年文学新人奖。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广西中越边境探险游,看壮族男女盛服、聚会作歌

世界是喧嚣的,广西是宁静的。晨霭中,傍晚时分,或是下雨天,和好恶之情不一样,广西在心中留下最鲜明的印象是宁静。这样的宁静在无意识间停留,又让某些身体深处的力量再度苏醒过来。从广西旅行回来后,听到友人询... [详细]

德天瀑布壮王宴,吸引许多越南女孩嫁过来的美食

这是一桌包含着 “民族的”和“世界的”双重意义的美食。所谓 壮乡的“壮王宴”,就是把菜肴放在新鲜巴蕉叶铺垫的大簸箕里,随着敲锣声,先由两人抬入餐厅后,再送到游人的餐桌。在德天壮族古寨吃壮王宴,所有的游人... [详细]

在弋阳,有一个地方,叫港口

在弋阳港口,可以打茶、吃麻子粿,可以听陈康伯的事迹,可以拜一拜谢叠山的墓,可以去寻宝。宝,是缺了口的茶托、碗碟、盏、盘,褪了色的陶瓶陶罐之类的旧物,真的找上个几天,大概可以找到唐宋时候的古董,因为这里?... [详细]

三清山玉帘瀑布,山静尘清,住在避世小村里听水

瀑布要怎样去看?是静静去看,还是调动眼睛和耳朵。并不是一个明艳动人的秘密等待你来探索。答案因人而异但又是唯一的。流水声的自由、无拘无束,是有戏剧冲突的是狂野的,是像雨点一样急骤而来的,是纯正而持久或端... [详细]

甘肃仙人峡,旷古神秘中,看伏羲“八卦”的阴阳

是仙人神话,也是哲学。是仙人峡的崖壁,也是晚古时代的原始森林。是仙人峡中未被发现的古村落龙马城,是今生来世住在这里的人,是万千岁月里的人神共处。是远古的陶器和柏树化石不断的出土,是传为伏羲、女娲降生于... [详细]

崆峒山,道教第一山,问道故事始于4700前

刚刚过了一个极端高温的七月,我在七月末去了一趟崆峒山,感受到道教第一山的无上清凉。不仅仅是寻觅心灵的去处,不仅仅是问道崆峒山、看一看这里的道人多会武术,是到山上倾听晚风、晨起去敲山顶道观的门、感受崆峒... [详细]

甘肃平凉古槐王,3200年, 全中国树龄最长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行万里路,踏万朵槐花,在甘肃平凉崇信县看到这棵3200的古槐树。就像是世界将给成人听的童话。远离城市的喧嚣与浮躁,在宁静的乡间的一颗树,上溯三千二百年,时间的触角便直抵商代晚期,又为... [详细]

泾川白家村,五万年前的少女,甘肃最早女性形象

这世间离奇,但我没想到我会到甘肃一个叫白家村的地方,站在一个少女的头盖骨面前,良久。我喜欢那样五万年前的人类化石,是一个少女的头盖骨。好像因为她是少女,更能将安静与躁动全都交织在一起,更能让人想象她姣... [详细]

云崖寺,西出长安第一城,邂逅璀璨佛国

没有古人的眼睛眉毛,但有佛的静坐安详,有佛的目光慈悲,有佛的衣袂飘飘,有佛的拈花而笑。这儿,藏着佛的记忆。自然的信手一挥,山川、人物、鸟兽、草木、壁崖、石窟,有回旋有婉转,有曲有直,然后有一个中心来贯... [详细]

成都美食,这五家传说中的网红店,究竟啥味道

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在《浮生六世》里,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荷花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犹绝。《明天也是小春日和》中,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在夏日的馈赠下,英子在做大麦茶、夏季腌菜和... [详细]

你来人间一趟,一定要来龟峰一趟,被龟治愈

我们何其幸运,生活在“乌龟”附近。像蝴蝶、白鸽、乌龟这样的动物,给人的印象总是谦卑而后富有生机。也是因为这样,龟峰这样的地方作为一个景点却不容易热热闹闹的,随时都有重大的关注事件。似乎你讲到一只乌龟、... [详细]

夏日三清山,最栩栩如生的镜现

高山秀水,往往是与自然的寂静和寂寞有关,往往勾起了一种相思相忆。传奇、坊间的故事,探寻故事的真假,面对心里所期待的欲望和奇迹,这就是我们要行至名山大川的原因。这也是我们短暂地避开为柴米日日发愁、因久坐... [详细]

葛仙山虹桥上,仙山吃瓜、仙境般的瓜田采瓜

若是真的有仙山,葛仙山应该算一座。沿途除了葱郁的草和树木,并无太多风景。但是等坚持往上爬两三个小时、当你到了山巅,就会看到半山腰突然起的雾就会看到信众放置得一个个小篮子,一旁又摆放着许多神仙佛像,篮子... [详细]

初夏夜,灯光调暗,听她从恩施大峡谷走来

不知道大峡谷是有一种哀伤的美,还是无限的美。不知道是该深看,还是该浅看。不知道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在峡谷之下蛰伏着。恩施大峡谷,之所以成为热门打卡景点,可能是因为人们在不可能的地方看到可能。它孕育出了世... [详细]

恩施黄金洞麻柳溪,就像一篇父亲写的散文诗

在这里,茶叶跟“废品”一样多。这是一个茶海羌寨,这片土壤种出的茶、莼菜、制作神豆腐的叶子、土豆都是富硒的。黄金洞麻柳溪,是恩施地区一个很安宁的羌族村寨,有山有水蕴诗篇,享有着中国中部最后一个香格里拉的... [详细]

恩施坪坝营,绝色树屋,土家族的男孩女孩

我想,恩施坪坝营,这儿从前一定是一个荒凉的地方。从前在这儿生活的人一定被外边的人认为是“思想落后”或乡土性的弱……以此,现在它的抒情诗一般的美才有了缘由。在这里所接触的种种,常具有一种唯美,情绪仿佛停... [详细]

文学村,美的百姓,了了一亩田一个家的梦想

不管你此刻在哪里,我正走在通向一片芋头田的捷径上。这片芋头地,就位于弋阳的文学村的村里。是在旅行的途中,是置身辽阔天地间,是在踏足某一条时间之河,是正和一个陌生人打照面,是站在家中整理旧物,是坐在某一... [详细]

住青年作家公寓,苔藓花、枇杷树,吃仙气美食

就从清代诗人袁枚的《苔》说起吧。“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在文学村发现满山的苔花,我们就开始逐苔藓花而行。种薄荷,到枇杷树上摘枇杷,日出看光影,日落时去寻找一份清幽,住在当地... [详细]

四月,铅山汪二农垦,老国营气息的茶叶加工厂

一直觉得宇宙间的最高智慧,是红、黄、蓝、绿这些颜色。万物因此得以被我们识别。那些美妙、美味的东西并不是光芒四射的,是有着各自的颜色,让人看着舒服,让人愿意相逢。它们,成为了农垦的美景,成就了垦区的美食... [详细]

铅山天柱山,那一段农垦人走过的路我也曾走过

那是一段连绵、静定的山路,盘山公路上都是杉树和竹林,以及如戏剧般让人长吁短叹的伦潭水库。那一路是一种悠长的美。小时候关于天柱山的物产丰富,听过很多次,山地产茶,又产竹,为手工造纸基地之一。天柱山,眼下...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