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雾浮生(谭笑)

至今没有写出一篇让自己十分满意文章的树妖姑娘

订阅

浏览量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我有一方砚,足以忆熹园

从熹园带回一方罗纹砚,上面刻着“孝”字,闲来无事,将老师的字帖《忆秦娥·娄山关》拿出来临摹,在茶几上写毛笔字,一得阁的墨水色泽很深,有种古朴厚重之感。奶奶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感叹道,你爷爷那时候写字,还... [详细]

婺源熹园,园中园

什么样的园林可以称为不错?借用明代计成大师的原句:“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巧于‘因’‘借’,精在体宜。”就像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中所言,“凡是艺术家都必须有一半是诗人,一半是匠人”。计成前一句讲的是... [详细]

在南宋“大观园”中,拜访熹园六美

初入熹园,我便觉得自己处于另一个时空。这里左借锦屏山,右引星江河,园内筑土为山,便创造出崇山峻岭,这里有茂林溪壑,点缀着野店村居,这里“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怡,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乐。”没有像唐朝那样仗剑... [详细]

绍兴,清醒而诚恳的人和故事

第一次听说绍兴是兰芷姐和我讲,黄包车夫的故事。她来自厦门,那时我们在福州遇见。她讲在绍兴遇到一位黄包车夫,精神抖擞,穿着白衬衣,隔天又遇到了这位黄包车夫,依旧精神抖擞,穿着和第一天不同但依旧整洁的白衬... [详细]

来绍兴诸暨,调一款千年专属香水

走进绍兴诸暨市赵家镇香榧森林公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里的繁衍生息,已经很久很久了。你看那树的体量、身形,没有在时间里摸爬滚打,风吹日晒,成不了现在的样子。站在入口处向山那边望去,是一幅令人驻足的冷绿... [详细]

阿姆,无处可逃的真实与矛盾

在荷兰生活的朋友亲切地称阿姆斯特丹为“阿姆”,我便想起在爱丁堡读书的同学总习惯性地把他的城市叫做“爱宝”,听起来真是亲昵又可爱,对此我有些小小的羡慕,为什么其它城市没有一个长长的名字,这样我们就有机会... [详细]

冰岛,两条平行纬度上的梦境

就像我愿意用今后所有的遇见,换和某人平和的生活一样,我十分愿意将对所有未到达地方的想念,换再一次的冰岛旅行,当我把浮生当作一场大梦,为自我编织一个又一个的梦境时,我发现,冰岛,是梦境本身。梦境是什么?... [详细]

在巴斯,我害怕,和心爱的姑娘说散就散

如果我有一个心爱的姑娘,不管她如何睁大湿漉漉的双眼,如何使劲浑身解数威逼利诱,软磨硬泡,我还是选择用仅存的一丝理智,拒绝带她来巴斯。因为巴斯的魔力能见缝插针,只要你和她的爱情稍有裂缝,它就会“趁虚而入... [详细]

终于,在巴黎与春天相遇

伦敦公寓窗外干枯了一整个冬季的树开始冒绿叶时,我决定去巴黎。出发之前对这座城市并无太大期待,因为听去过巴黎的朋友们谈论巴黎,绝大部分都是中性甚至是有点消极,很奇怪我来巴黎几天后,深深被这里吸引,甚至产... [详细]

苏格兰,以诗和童话为名,我北方的爱人

如果能有所选择,那么下一世我想做个苏格兰人,因为我听路易斯说,生在苏格兰最幸运,你需要一辈子去pay for it.从在飞机上看到海面缀着的穿行云朵倒影开始,对爱丁堡的偏爱胜过曾到达的所有地方。来爱丁堡的第一天,... [详细]

从一眼轻盈中品伦敦茶文化

英国人很爱喝茶,好像随时随地,都能做到茶不离手。他们按照时间给每一种茶冠名,比如:Early Tea(早安茶), Breakfast Tea(早餐茶), Morning Tea(上午茶), Lunch Tea(午餐茶), Middy Tea(午后茶), Afterno... [详细]

西班牙菲格拉斯:为什么达利能成为达利

伦敦阴雨天太多,不知不觉让人生起病来,善于忧郁的人不该总呆在一个地方。乘飞机去西班牙的那天,伦敦还下着雪,飞机在晚点一个小时之后不急不慢地起飞,终于到达了巴塞罗那。窗外阳光明媚,海水碧绿,水陆分界线清... [详细]

在喧嚣里寂静——伦敦V&A博物馆

如果,你会因为红砖喜欢北京,你会因为当代喜欢上海,那你定会因为v&a喜欢伦敦。所以,请在阳光明媚的周五来这个全名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的博物馆,从上午10点呆到晚上10点。你给它你生命中的一点点时间,然... [详细]

诺丁山,不仅仅有电影里的爱情和欲望

如果你问我欲望是什么味道,我便很想邀请你去周六的诺丁山。在那里欲望像人群一样熙熙攘攘,挤进仅有两个车道、中间有集市的街。街道本身,房子本身,物品本身,并没有欲望色彩,它们的欲望是人赋予或强加的,你想要... [详细]

冬日里的伦敦奇幻乐园有多奇幻?

第一次去winter wonderland时,伦敦下着雨,门口大排长龙,我的好奇心强迫症开始发作,问一聪:“什么叫wonderland?”一聪说:“奇幻乐园。”第二次去winter wonderland之前,我和元一说,确实存在种和以往不一样的... [详细]

伦敦,给一厢情愿的人两厢情愿的机会

今天伦敦天气很好,虽然立冬,但太阳晒得人暖暖软软的,结束了周六tutorial、周日experiment和周一早晨presentation轰炸后,人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回家路上我不自主地哼着歌蹦跳,突然想起去学校前在地铁上读到的一句... [详细]

千禧桥边,我遇见了博爱且薄情的伦敦

相处了一个月,你问我伦敦是什么样的。我在千禧桥上找到暂时的答案,她是博爱且薄情的。因为博爱,她眼里充满了坦荡,看这世界没有异端,这也会不经意诱惑到你,因为薄情,在你对她表白之后,她会说,我本无意,从今... [详细]

垃圾桶对花海说浪漫——云澜湾甜蜜小镇

第一眼看到云澜湾甜蜜小镇垃圾桶时,我就觉得这儿有种浪漫,充满幻想,富有诗意。深者见之深、浅者见之浅。这些垃圾桶让我联想起上第一节《西方美术史》时满满的惊讶,这源头竟是两个洞窟(法国的拉斯科洞窟和西班牙... [详细]

女人温泉,当谈论女人时我在想什么?

云澜湾温泉简介上写着:“更适合女人的女人温泉。”听他们一直在讲女人温泉,我有些困惑,于是问自己,浮生过半,她们在我心中什么模样。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借萨宾娜之口讲女人,弗兰茨以一种奇... [详细]

西塘,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智利诗人聂鲁达有一首诗,名为《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其中有几句我很喜欢:“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如同... [详细]

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请稍候...
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月度阅读量排行

官方微博